您当前的位置 : 胶东在线  >  文化  >  文学  >  文学园地

范志民|匆匆去看海

咪乐|直播|收费 因此,“回到中国”的社会科学,不但要通过理论“重述”来重新理解和建构既有的社会科学命题,更要通过比较政治研究、尤其是可比较的发展中国家研究,切实更新我们指向未来的知识系统建构。

2021-10-20 19:45:21   来源:胶东在线   【字号:

  一朝霞似乎知道我对海的惦记,凌晨五点过,已灿灿然然铺进我下榻的烟台养马岛安德利宾馆三楼房间。

  尽管一点也不明确去海边要做什么,反正就是想去。大海有磁吸的伟力。也许,这正是所有魅力强劲事物的共同特征——总让你想着去见。

  在岸边,眼光掠过海面,昂首瞭望远方,天海浑然,茫茫无际。我的胸襟,跟着放远的目光,不知不觉开始吐排,倒出莫名的积压。整个人一下子被放空。胸怀,让大海给极大地扩展了。

  就有这么神奇,大海,只要你去看它,在它身边一站,打开,是可以获得宏阔胸臆的。假如远望的时间够长,许会冉冉欲飞。

  有鸥鸟在空中鸣叫,影子落在海面上;想到,秦皇当年巡游的养马岛就在脚下,蓬莱阁也相临不远,突然有学“八仙”的愿望,此岸飞起,彼岸瞧瞧。可我用什么做往返工具呢?还是暂且作罢吧!

  喜欢读曹操的《观沧海》,“日月之行,若出其中,星汉灿烂,若出其里。”其诗的张力,接地连天,一响千载。此时我感觉,承接上历史传统的气势,在大自然的广阔之中,是可以寻找到心灵的宇宙的。

  向大海寻找了宽阔,我还想寻找些别的什么!

  这七月的黎明,无一丝丝的风,除了偶尔稀疏的鸟鸣,四周静悄悄的。

  大海平静得犹如文静的处子。

  一条数百米的彩色浮桥,自岸边沙滩,游龙似地伸进海里,端头坐着一位钓者,恰如一枚龙眼。海钓之人,必定懂海,我得靠近他。

  二

  钓者背对海岸。怕惊了鱼,惊了人,我远远搭讪道:

  “好钓吗?”

  他没有回头,“玩呢。”声音很轻,像自言自语。

  这是一位山东大汉,方脸宽肩,健壮的身板端坐在小马扎上,挥动一根简易的钓鲫鱼用的手杆,左右小幅度摆摇、轻拉着。

  第一次见人海钓,大大出乎我的意料。

  早些年里,还未实行“双休日”,一个礼拜只休息一天,我几乎全用来外出钓鱼了。但也只钓过鱼塘和水库,未涉江河,更未近大海。可我的渔具,都是高大上的海杆,钓钩是一丛数枚的“爆炸钩”;钓上来的,多是数斤、十数斤的大鱼,偶尔还一杆两条。已近二十年不钓了,至今想起,鱼咬钩拉得海杆忽闪忽闪的,仍兴奋不已。

  可眼前这位,在茫茫大海上晨钓:鱼杆,纤纤如柳条;鱼线,细细像蛛丝。他收线换鱼饵,用的蚯蚓也是又瘦又小。

  “海蚯蚓,沙滩里刨的,虽没岸上的大,鱼喜欢。”

  我满是疑惑而又饶有兴趣地看着。觉得魁梧山东大叔的海钓,行头太过小气,与这面前的海,极不相称,连我塘钓的气派都远远比不上。小铁坠下的鱼钩,也很小很小,小得仿佛弄弯了的绣花针。

  嗬,这大叔,在大海里绣花呢!

  不知怎的,我开始为他着起急来。“这能钓到吗?”

  他没有马上回答,继续他的操作:一会儿抛线入水,一会轻拉起杆,多少个来回,只收获到滴落的海水。

  “玩呢。”他重复着前面的话。

  想起那天深夜抵岛,车过跨海大桥已近零时,宽阔桥面两边,各有一段停着的长排车队,车主在各自车旁,像是歇凉。

  “这么晚,他们在这里干什么?”我问。

  计程车师傅答:“钓鱼的。”

  海桥高耸,海面深朦。一纤鱼线抛下深渊,给人一种大海捞针般的惊诧。

  我猜,他们也是在“玩”吧!

  听了我这个猜测,山东大叔深深点了点头。然后说,家距此十二里路,他凌晨四点多钟出发,骑电动车,半小时到这里。和那些在跨海大桥上夜钓者一样,醉翁之意不在酒,渔夫之意也不在鱼。

  “在于垂钓中的那点感觉,在于和大海无言的亲近。”

  他的话开始多起来,“垂钓有独到的好处:可以锤炼耐心,善始善终的耐性,一心一意做事,让初心持续延展,这是成事的关键;可以促进不失‘举手之劳’的勤快,现在的人,嘴上功夫好,却什么都懒得动手,有事等别人做,这是搞不好合作,也搞不好家庭关系的原因之一,要是人人都乐于做‘举手之劳’,哪里还会有那么多的懒惰、矛盾和割裂;此外,鱼,钓钩、钓线、钓杆、钓饵,都是须钓者亲手侍弄的,这可以养成整理的好习惯。”

  鱼杆在动,上鱼了,他收了一杆,一条很小的魚。

  “沙丁鱼,好吃!”

  可他取下鱼,张开虎口把量了一下,毫不迟疑地又放回了海里。

  三

  我已同他待了足足一刻多钟,才见钓到第一条鱼。嫌小,又放了。

  “沙丁鱼有大的吗?”

  他打开旁边一个小箱给我看,里面有五六条晶莹剔透的沙丁,整整齐齐卧着,琥珀琉璃般闪耀。

  “这是成年朋友!刚才那条小个子,还是青少年呢!五至九月,是我们这里的休渔期。”

  他朝远处一艘轰隆作响机器船望了一眼,略带自豪地说,“我们渔家的巡逻船。”接着他说:

  “我是渔民,休渔期不能下海,手痒痒啊!就出来钓着玩。可是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一方人也得养一方水土。禁海虽然不禁钓,我们渔民也要自觉到心底才对呀!让鱼好好地生活生长,来日开海,才有更丰厚的回报!”

  晨六点四十分,我正要返回时,养马岛岸边,来了一队红领巾。他们在浅水滩头,嬉戏着捉蝌蚪。小鱼群在见底的澄彻水里,逐着细沙欢快地游,怕惊动和打扰小鱼崽儿,少年们站在水里,拉开不远不近的距离,静静观看。

  是啊!养马岛—牟平—烟台,一个知养的地方,一方知养的人。这又让我想到昨天刚参观过的,烟台知名支柱企业,安德利集团生产的果胶,免检远销世界各地,供不应求。这果胶从烟台苹果中提取,仅用果皮和果渣作原料。这饮品不仅纯天然绿色有机,而且有在肠道生成保护屏障的功效,可谓化腐朽为神奇的实证,也是知养会养的高科技宠品。同车参观的安徽女作家小马说,她怀孕时妊娠反应很重,吃什么吐什么,家人说,试试烟台苹果吧!那段日子,她只敢吃烟台苹果,自己和孩子都获得了平安和健康。这也正是那深藏在苹果里的微小果胶起了作用吧。

  宾馆七点早餐,我匆匆离开海滩。

  这时我感觉到,方才面朝大海,吐放出的心中旧绪,很大部分又如潮汐般摇荡着返回了,或许是如数返回。但我的胸怀仍旧扩拓了。不敢说海一样大,还是比之前宽阔了很多。

  更重要的,宽阔里还有了深刻的细腻。

  作者简介:

  范志民,军旅作家、《散文家》行政总监。中国散文名家·安德利崑龙温泉论坛特邀嘉宾、原陆军军医大学新桥医院原政委。

初审:刘文琼
复审:杨林芳
终审:杨淑华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
 请您文明上网、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。 
您的昵称:
 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胶东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文化频道意见反馈 文化热线:0535-6785690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712007001

网站简介   |   标识说明  |   广告服务  |   联系方式  |   法律声明

Copyright@ JiaoDong.net. All Rights Reserved

版权所有 胶东在线

百度